钻石彩票{1560.VIP}

行业新闻

贵州快三开奖号码走势图至尊神医之帝君要下嫁(楚流玥容修)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

楚流玥容修哪里看?小编这就告诉你,本站就有至尊神医之帝君要下嫁:这包袱里,竟是装着不少的银票,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珠宝。虽然对于曾经贵为天命帝姬的上官玥而言,这些东西自然入不得眼,但对一个小小楚家的落魄少女,却实在算是一笔横财了。且不说原本的楚流玥性子软糯,根本就不会有这样的胆子,就算她想逃走,又能舍得自己的父亲楚宁吗?

楚流玥容修内容介绍

穿过郁郁葱葱的树林,过了大约一刻钟的时间,楚流玥的眼前,终于映入一片碧蓝色的湖泊。令人感到惊奇的是,湖水之上,竟还飘荡着一层白色的雾气。
即便是站在湖边,也只能看到近处的碧蓝色的湖水轻轻荡漾,然而远处却是一片苍茫,无法看清的。楚流玥伸出手,从那白色雾气中穿过,微微诧异。
这竟是极为浓郁的原力凝聚而成的白雾!可以想象,若是在这里修炼,必定事倍功半!身为帝姬,天令皇朝的下一位掌权者,她对天令皇朝的数十个附属国的情况,都还比较了解。

至尊神医之帝君要下嫁最新章节阅读

玄武大陆,强者为尊。
修炼者,分为两种。
一种是武者,吸纳天地原力,将力量融入自己的血肉。
另一种,则是玄师,能窥探天地原力运行规则,借助符文凝聚原力。
虽两种都算是修炼者,但因成为玄师的条件极为苛刻,所以比起武者,数量极少,也备受推崇。
而想要成为修炼者,必须拥有原脉。
原脉是修炼者感受吸纳天地原力的唯一桥梁,故而极为重要。
原脉一共分为四个等级:天经,地经,玄经,黄经。
天经最高,即便是天令皇朝,千年来也不过出了两人。
一个是天令皇朝先祖,一个——是她。
这也是为何,她是最为尊贵的天命帝姬!
对她而言,修炼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。
可是这副身体的原脉,的确是先天残缺,天地原力虽然能被引入,却无法留下,更无法转化为楚流玥自己的力量。
所以,楚流玥出生即废柴!
“看来是得先修复这原脉了…”
楚流玥喃喃。
这话若是被其他人听到,必定会惊掉下巴。
原脉乃是天生,如何能修复!?
放眼整个曜辰国,只怕也无人能够做到!
可——对于曾经天命皇朝的天命帝姬上官玥,却根本不算什么!
所谓天医,是大陆上最为神秘也最尊贵的存在!
活死人,肉白骨,皆不在话下!
但是,想要成为天医,却比成为玄师更困难!而他们的修炼,也和武者玄师大不相同。
哪怕这身体原本是一块朽木,楚流玥也能将它化腐朽为神奇!
不知道修复以后,这原脉会是个什么等级…
正想着,楚流玥眼前忽然红光一闪!
她拧眉看向自己的双手,却见一个奇怪的血色符文,缓缓在掌心浮现!
“这是…”
她从未见过这符文,更加不知它从何而来!
难道是原来的楚流玥的?
这个想法刚刚闪过,她却忽然感觉到一阵莫名的熟悉。
仿佛这符文,本就是属于她的!
血色符文闪烁着,随后,竟是幻化为一道流光,快速消失!
楚流玥尚未来得及细想,就忽然感觉到丹田之内,多了一个东西!
原本暗沉枯竭的丹田,此时被一片红光充斥!
在正中间,刚才楚流玥见过的那一个符文,正静静悬浮!
她仔细看去,忽然屏息——
那血色符文,并非是单独存在,而竟是镌刻在一片透明的书页之上的!
那书页极薄,像是从什么书上粗暴的撕下来的,边缘残缺不齐,静静悬浮在那里,轻轻涌动。
若非是血色符文的映照,还真难以看清。
正在楚流玥好奇那是什么,打算再仔细看看的时候,那一片透明的书页,竟是忽然幻化为水,在她丹田之中,凝聚成了一片小小的湖泊。
而那血色符文,也彻底消失,仿佛从未出现过。
楚流玥看向自己手心,上面已经什么痕迹都没有了。
她的身体,重新恢复了平静。
思来想去,她也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最后干脆放弃。
那东西,似乎并不会伤害她。
眼下,还是要先解决了原身的麻烦才是!

至尊神医之帝君要下嫁免费在线阅读

单纯又神秘,温润优雅又清高尊贵,像极了一个无法参透的矛盾体,只是站在那里,便似乎会吸引到所有的目光,令人为之疯狂。
楚流玥打量了他一眼,心中默默吐出一个词:
妖孽!
“楚流玥。”
她没有要隐瞒自己身份的想法,毕竟对方一看就是很有手段的人,撒谎不过是徒增麻烦。
对面的男人也在看她,但他的目光却犹如月色,只清清淡淡的扫过,最终停留在她的脸上。
“雪雪既然放你进来,这一次就算了。”
雪雪?
是那只白狮?
那男人却忽然上前,一步步走到楚流玥的身前。
楚流玥满心警惕,但还是强制自己不要表现出敌意,静静的看着他。
而后,他站定,忽然伸出手来——温热的指腹轻轻擦过她的脸颊。
“楚家大小姐,自然不可这般带着血迹狼狈而归。”
楚流玥一愣,垂眸看到他指上一抹淡淡血迹。
二人呼吸相闻,只是一瞬。
他嗓音低沉,鼓动耳膜:
“还有,我是容修。”
楚流玥还想说点什么,他却已道:
“你该走了。”
楚流玥抿唇,虽然不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,但…
“多谢。”
回楚家,还有一场硬仗!
……
直到少女纤细的身影彻底消失在林中,容修才终于收回视线,看向白狮。
脸上温润的笑意,逐渐淡了几分。
“你想讨好她,便卖了你主子?”
白狮一动不动。
“你若装死,下次我便告诉它,你其实还有一个名字叫花花。”
“吼!”
白狮猛然起身。
它明明叫雪花!才不叫花花!给人听到了简直丢死兽了!
“帝都最近应该挺热闹的,便不拘着你了。”
雪花眼睛猛然一亮!
……
楚家大厅,气氛僵冷。
楚宁满脸焦急,一边不安的踱步,一边紧张的看向外面。
“玥儿已经出去一天了,这都傍晚了,怎么还没回来?大长老,还是尽快派人出去找找吧!”
万一出了事儿,可怎么办?!
玥儿她可是一点力量都没有啊!
“楚宁,你担心什么?她也不是第一次出去,怎么可能会有什么事儿?也许是孩子贪玩儿,才晚了些吧?”
大长老楚霄不咸不淡的呷了一口茶,说道。
楚宁万分着急,可也知道他们根本不会答应他什么。
可——天都快黑了!玥儿绝对不会这般不懂事,这么晚还不回来!
“我自己去找!”
不等他出门,就有一个人先走了进来。
来人身着鹅黄色裙衫,面容俏丽,正是三小姐楚纤敏。
她先是行了礼,才带着一丝委屈的哭腔说道:
“大长老,纤敏知道姐姐还没有回来,不应来劳烦诸位,但…但是有一事,纤敏实在是不敢隐瞒——纤敏的东西被偷了!”
大长老皱起眉头:“怎么回事?”
楚纤敏眼中含泪:
“今日我请姐姐来我房中,想给她一些私房钱,让她出去采购的时候给自己也买点东西。但没想到,刚才我去看,爹爹娘亲给的银票和首饰都不见了!”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联系人:老衲

手机:13588888888

电话:4008-888-888

邮箱:9490489@qq.com

地址: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